欧冠杯直播-


欧冠杯直播-

军校毕业之前,我们曾爬过一座山,那是我们毕业演习的最后一站。经过一夜的战斗,清晨我和战友们站在山头向远方眺望。朦胧苍翠的远山,笼罩着一层薄纱,缥渺的云烟悬挂山腰,影影绰绰,若即若离。嗅着山顶清新的空气,我们不禁感慨,好一幅秀丽的山色啊。

“你们眼前就是祖国的大好河山。毕业后,你们一定要守护好这片土地。”带队教员动情地说。闻言,我再次俯瞰大地,心中顿时升起无以言说的自豪感和责任感。

几个月后,我又一次梦回山巅。不同的是,我的身份由一名军校学员变成了基层连队的排长,身后的步战车也换成了导弹发射车。起竖的弹体身影,在群山之间被夕阳拉扯得格外悠长……“排长,排长,该起来巡逻了。”深夜,一名战士将我从睡袋中摇醒,沉寂了半夜的寒意,瞬时向我袭来。我一边打着寒颤,一边麻利地将装具往身上“捆”。走出帐篷,踏着月光撒下的清辉,我们向待机库走去。在我沉沉的大脑里,依旧氤氲着刚才那幅导弹和夕阳交织的画面。

“排长,咱马上就要开始演练了,你准备得咋样了?”

我一时语塞。作为排长,我理应事事做在前;身为作战参谋,大战在即,各类作战方案也理应了然于胸。但这一次,面对全新的装备,陌生的专业,即使已在野外驻训了两月有余,历经了十数次发射流程演练,我依旧难言自信。在我的战位上,摆着数本操作规程和特情处置库,里面记载着不同型号导弹发射流程、几十条特情处置预案。虽然我只是一名备份参谋,但组织对我的要求却并没有降低。

“应该没啥问题吧。”

他听出了我的不自信,低声笑着说:“没关系,排长,你肯定能按期‘转正’的。”简单的一句话,我却读出了几分鼓励。那晚,我不停回想发射流程各个环节、各类特情处置方式和一些容易被遗忘的细节,以至于下岗的时间也忘得一干二净。

考核当天,当太阳刚从树梢落下,我便早早地坐进了营指挥车为晚上的演习做准备。当看到那本厚厚的操作规程,我不由得开始忐忑起来。但一想到我只是个备份参谋,心情似乎轻松了许多。

还没等各操作单位进入状态,阵地突然爆发出一阵刺眼的光亮。“阵地遭敌化学武器袭击,营长和作战参谋阵亡。”接收指令,我这个备份参谋在电光火石之间转了正。那时,我只觉得头皮发麻,大脑一片空白,一下子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些什么。

营长在走下战位前,特意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能力都是在实战中磨砺出来的,能否顺利完成突击任务,就看你的了。”这番话似乎有独特的魔力,我很快便冷静下来,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,开始拼命回想这两个月来在训练笔记上记录的点点滴滴,按部就班地准备下一步作战流程。

接替营长指挥的是我们连长。在他的帮助下,那一晚,我们营完成了4次火力突击任务。期间,我记不得处理了多少次特情,传达过多少次命令。走下战车,看到指挥车后有些泛白的天空,我仍以为是夕阳残存的样子,已然分不清是刚入夜还是天将明了。

演习结束后,营队被评为“发射先锋营”,营长也难得地表扬了我几句。面对荣誉,我却高兴不起来,脑袋里想得更多的是,演习中几次处置失当差点贻误战机的情景。营长也看透了我的心思,复盘总结会一结束,他便来到指挥车,和我一起回顾演习中的环节。

返程前,我们又得到消息。下一步,我们将奔赴值班点位,开启新一段值班周期。得知这个消息后,战友们倒十分坦然,牢骚了几句,便开始畅想自己的新年计划。

“今年,我希望能抽空把婚礼办了。”

“我想给老妈和女朋友买上两副镯子……”

他们正聊得起劲,我则坐在一旁默默听着笑着。

“排长,今年咱又得在值班点位上过年了,第一次在阵地上过年,有啥打算不?”

“我嘛,我希望能早点真正‘转正’。”

说话间,我看到,返程的车队又爬上一座山头。远处层峦叠翠,烟波浩渺的景象,一如几个月前,我们在西北高原毕业演习结束后的那个清晨。“你们一定要守护好这片土地啊!”曾经教员的那番话又一次回响在我耳畔。

守护好祖国的大好河山,也是我新年的一个愿景吧。

文稿来源:火箭兵报

主管| 火箭军政治工作部

主办 | 宣传文化中心

刊期 | 第 5313 期

监制:毛勋正

责编:杨新龙

播音:毕晓龙

邮箱:zghjjtg@163.com